A-A+

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

2020-03-25 地毯清洗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30年前祭祀坑发掘现场。(资料图)。(来源:中新网)大禾人面纹方鼎、司母辛鼎、“尊王、铙王、王”……7月10日,135件国宝级文物从全国各地运抵三星堆,在7月18日与市民见面。

这是三星堆两坑发掘30年来,借展文物最多,邀请专家最多的一次考古研究,也是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青铜文物规格最高的一次展出和研究。

  对于专家们来说,这些文物的入川背后有着非凡的意义:那就是希望通过文物对比研究,揭开三星堆的千古之谜。揭秘一:  “尊王”“王”入川三星堆青铜器或来自湘鄂?  此次来三星堆参与青铜对话的国宝级文物中,除了来自殷墟的青铜方、牛尊和“彭”尊外,另外两件是来自湖南的被称之为“尊王”和“王”的牺首兽面纹铜尊和牺首兽面鱼纹。  为什么会选这样两件国宝参加青铜对话呢?湖南省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馆员袁鑫介绍说,这几件文物都显示出三星堆青铜器与长江中游的密切联系,同样也与中原青铜文明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研究者们发现,在中原青铜文明传播至南方并不断扩散、辐射的历史进程中,南方文明充分吸纳北方铸铜技术之长,并将之与本土信仰文化、器用文化及审美趣味相结合而自成一格,商代晚期的湖南青铜大铙、三星堆的青铜面具等,都是其熔铸自我的有力例证。

  那么,不产铜矿的三星堆,这些铜器从何而来?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说,对于三星堆的青铜容器,不排除其在湖北湖南等长江中游地区铸造好了以后运送到三星堆的可能。

长沙市博物馆青铜器研究专家潘钰也认为,中原青铜文化经过盘龙城南传过后,在长江流域迅速传开,向上游最远到了三星堆,因而三星堆出土器物上能够看到很多中原文化的因素。

  揭秘二:  借殷墟龟甲破解古蜀无文字之谜  困扰三星堆研究的另一个问题,则是文字。

三星堆考古发掘,不论出土多么精美的文物,都没有发现文字或文字的记载。

即便是一些器物上出现的刻图,研究者们认为其都是单个图纹,并没有连续语句表达,因此不认为这是文字。

  《蜀王本纪》认为古蜀人“不晓文字,未有礼乐”,《华阳国志》则说蜀人“多斑彩文章”。

  那么三星堆时期的古蜀,到底有没有文字呢?这次来三星堆参加青铜对话的国宝级文物中,有一种器物虽然不是青铜器,但却在青铜文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龟甲。

  三星堆博物馆研究部部长吴维曦介绍说,在三星堆没有发掘出龟甲一类的占卜器物,但在成都金沙遗址却有发掘,这次来三星堆对话的龟甲就来自殷墟和金沙。

吴维曦说,殷墟的龟甲就是用来占卜的,而且有占卜记事的甲骨文。

  吴维曦说,殷墟出土的龟甲,不仅有甲骨文记事,其龟甲上占卜所凿刻的痕迹或者开的孔,都比较规则,而成都金沙出土的龟甲没有文字进行占卜记事,虽然也有凿刻开孔及火烧痕迹,但都不规则,“具有随意性。

”吴说,这或许就是一个外来文化传到古蜀后发生了变化,或者跟当地的文化进行了融合。

  揭秘三:  盘龙城作证三星堆受殷商文明影响  关于三星堆文明来自何方这个问题,无论是考古界还是社会上,都有不同的说法和多种猜测,有的说是来自中原商文化的影响,有的说是来自中亚近东文明,更有人则认为三星堆文明是外星文明。

  据介绍,公元前16世纪,汤创立商王朝,这是中国历史上有文献记载同时又为考古资料所证实的古老王朝。

此一时期,与商朝国力日益强盛相表里,中原商文化南下,在今武汉黄陂建立据点,留下了盘龙城遗址。

以盘龙城为基地,商王朝将南方铜矿资源北运,同时也将中原青铜冶铸技术和其他文明成就带到南方。

这一历史事件带来了中国青铜时代面貌的根本变化,开启了长江文明的新时代。

  据介绍,除了向公众展览外,三个月的展出时间里,还将迎来世界上包括美国、英国、韩国、日本等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以及全国各地博物馆青铜研究专家和夏商周历史研究专家,他们将通过文物比较研究和文化比较,来揭开三星堆文明来自何方的“世界未解之谜”。

相关报道:。

标签:青铜   文明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